【圓通集運香港】從8.92%到0.64% 萬里援桑的血防故事

“短短三年時間,中國援桑給巴爾血防項目就實現了血吸蟲病發病率的直線下降,可以説,中國血吸蟲防治經驗在造福桑給巴爾的同時,也是中國國際擔當、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最佳體現。”作為見證並直接參與中國援桑給巴爾血防項目一期的專家,在回顧這場歷時三年多、跨越萬里的血防經歷時,楊坤依然感慨良多。

我國首個援外公共衞生服務項目從無錫走出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國長江中下游地區是血吸蟲病的高發區,後經持續有效的防治,血吸蟲病在我國曾經的流行區都已基本消除。而遙遠的非洲,至今仍是血吸蟲病的重度流行區之一。為了幫助民眾擺脱血吸蟲病帶來的痛苦,非洲當地政府將希望投向了中國,並很快得到了迴應。在2012年舉行的第五次中非合作論壇上,中國政府承諾擴大與非洲的合作領域,其中就包括公共衞生和疾病控制。2014年5月21日,中國與世界衞生組織、桑給巴爾共同簽署了關於在桑給巴爾開展血吸蟲病防治合作的諒解備忘錄。

根據這一備忘錄,援助桑給巴爾血吸蟲病防治技術合作項目由中國政府提供資金和技術支持,由位於無錫的江蘇省血吸蟲病防治研究所具體實施。2017年2月,首批5名中方援桑血防項目組從無錫啓程,奔赴桑給巴爾正式開展工作。2017年4月,位於無錫的江蘇省血吸蟲病防治研究所正式代表中國承擔並啓動援非洲桑給巴爾血吸蟲病防治技術合作項目,這也是中國第一個援外公共衞生服務項目。

從零開始 探索非洲血吸蟲病防治新經驗

“據世界衞生組織流行病學調查,桑給巴爾是血吸蟲病的重度流行區,以主要島嶼奔巴島為例,2011年,當地24所學校的調查結果顯示,血吸蟲病平均感染率為15%。”援桑給巴爾血防項目負責人、第一批隊長楊坤錶示,去之前我們做了充分的工作和知識儲備,請教了相關專家,初步掌握情況。

但事實上,雖然儘可能做齊了“功課”,雖然我國有多年的血吸蟲病防治經驗,但因為中非兩地血吸蟲病,無論是中間宿主還是病理情況都大相徑庭。“不同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流行於我國長江中下游地區的日本血吸蟲病主要是對肝臟的損傷,非洲血吸蟲病為埃及血吸蟲,它主攻人體的泌尿系統,會引發諸如血尿、膀胱癌等多種疾病。”

因此,對於項目隊員們來説,急需面對的困難實在太多。“國際組織分發的藥物,效果不明顯。剛到的時候,感染率超過25%。我們聯合當地人從挨家挨户的精細化開始做,建立基礎數據。”

從零開始、穩步推進。從2017年2月起至2020年2月,江蘇省血吸蟲病防治研究所先後選派6批專家組,共計30人赴奔巴島。他們懷揣着中國成熟的血吸蟲防治經驗,結合桑給巴爾實際團隊接力,不僅成功摸索制定出一套適合當地血吸蟲病防治的策略及標準操作規程,還為當地培養出了一支帶不走的專業血防隊伍,如今他們已經成為當地血吸蟲病防治的中堅力量。

多措並舉 打造中國援非公共衞生新樣板

值得一提的是,援桑期間,專家組還將工作半徑輻射至農業、水利建設、教育科普、科學研究等多個領域,極大鞏固並豐富了中非血防合作內容,得到了桑給巴爾政府的積極響應與配合,成為了中國援非公共衞生的新樣板。得益於多層次、多角度綜合性的防控舉措,中國援桑血防項目很快初戰告捷,數據顯示,項目示範區的人羣發病率已經從3年前的8.92%下降至目前的0.64%,疫區人羣血吸蟲病知曉率達到90%以上。2019年5月,中國援桑血防項目接受了世衞組織等第三方專家組的評估,評估組認為,中國專家組取得很大的成功,項目試點地區全面實現既定目標。

楊坤錶示,通過這一公共衞生服務項目,三年廣泛地宣傳中國援非的策略和政策,也得到了當地總統和民眾對“一帶一路”倡議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認可。“我願意繼續為中非友誼工作下去!”

原標題 【圓通集運香港】從8.92%到0.64% 萬里援桑的血防故事

融媒體編輯 潘永勇